成為經典小鎮之前:苗栗苑裡小鎮 2020/12/09

      為了迎接2019「小鎮漫遊年」,交通部觀光局在2018年舉辦了「十大經典小鎮票選」,網路票選結果大爆冷門,由苗栗縣苑裡鎮拔得頭籌,擊敗擁有知名景點九份老街的瑞芳區。對苑裡這個小鎮而言,重新站上鎂光燈的焦點被人看見固然值得欣喜,隨之而來的可能是政府單位的資源挹注,大力發展當地的觀光產業。

 

  然而當地的返鄉青年組織「苑裡掀海風」在欣喜之餘也擔心,補助來了,會不會抹去原本小鎮的風華,讓街上充斥著一堆各地老街都有的鑰匙圈、明信片...等跟在地完全脫節的產品;補助來了,會不會讓商業資本主義再次席捲這個小鎮,反倒失去這個小鎮特有的風華。因此2019年度「苑裡掀海風」團隊於年前與年後辦理了兩場次的「經典小鎮苑裡的深度文化旅行」,結合了這些年來他們田野調查、藝術策展、刊物製作的成果,帶領在地居民、外地旅人用更有系統性的方式,從心認識這個小鎮。

 

  「苑裡掀海風」說:「有好長一段時間,跟別人介紹苑裡時,都要提到白沙屯媽祖以及大甲鎮瀾宮,因為苑裡剛好在這個著名的景點中間,要借用其他著名的景點才能襯托出苑裡。」

 

圖:「苑裡掀海風」帶領旅人們走訪天下路老街

 

  這趟深度文化旅行從苑裡車站出發,因為苑裡長途客運運輸並不便利,而苑裡車站便成為當地人離開家鄉與返鄉的必經之路。而苑裡,在台灣歷史舞台中較為人所知的便是「藺草」,「藺草」可說是撐起早期苑裡經濟最重要的產物,隨著「苑裡掀海風」的腳步,沿著台一線走向天下路老街,我們也走進小鎮歷史的風華中。「藺草」產業在日治時期,深受日本人的喜愛,因此大量出口了許多藺草的相關加工品,如藺草帽、藺草編織,在當時整個苑裡小鎮幾乎家家戶戶都會藺草編織,而在背後撐起藺草產業的便是家庭中的女性,而且也因為藺草編織是一門複雜的技術,除了需要一雙靈巧的手外,在編織的過程中更需要抽象的圖像概念才能將圖案完美的編織出來,因此當時候更流傳著娶到一個手藝精巧的藺草編織婦女,可以為家族帶來非常可觀經濟效益的說法,有些婦女靠著藺草編織的外銷出口,更可以賺取到比男性勞動人口更好的收入呢!

 

  而也因為藺草產業的發達,除了養活了婦女,也造就當時苑裡、後龍、大甲等地大量種植藺草,也出現專門收購藺草製品的「販仔」,據說當時這些「販仔」還會特地跑到日本考察當時流行的款式,帶回苑裡,請婦女們協助編織最新款式的藺草產品,再將產品賣到日本。許多人因為藺草而得以賺取生活所需,可說藺草產業撐起了當時候苑裡的半邊天也不為過。

 

  而隨著漫步在小鎮,「苑裡掀海風」也告訴我們,因為當時的商業興盛,出現了一群仕紳階級,而仕紳們對自我教育的要求,更在日治時期要求在苑裡「內區」設立一座公學校(當時在苑裡外區已經有一所公學校,要求日本政府另設一座公學校,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)由此可以看見,藺草產業的發展,不只給苑裡帶來的經濟上的助益,也帶來思想上的轉變。

 

  然而這樣的傳統產業在歷史與現代化浪潮中逐漸失去它的重要性,走訪現今還存在在天下路老街上具有百年歷史的「振發帽蓆行」,第三代老闆張維泰先生與大家分享,在民國60年代因為隨著石化產業的發展,大量便宜、生產快速的合成素材帽,取代了過往需要手工編織、生產速度慢、價格又相對高一些的藺草編織帽。但也因為藺草產業養活了當地非常眾多的人口,為了不讓依附藺草產業而維生的民眾受到急遽的衝擊,當時候蔣宋美齡女士還特別到振發帽蓆行訂做藺草帽,並廣為在婦聯會宣傳,政府也要求各級學校學生、童子軍要配戴藺草帽,才讓藺草產業不至於這麼快消失在台灣歷史的舞台上。

 

圖:振發帽蓆行第三代老闆張維泰先生分享藺草帽的點點滴滴

 

  一個產業的消失,並不只是表面經濟數字上的減少而已,而是整個文化的流失,藺草養活了一個世代的苑裡人,也創造了一個世代的編織文化,走訪天下路老街,我們可以看見藺草產業還僅存的蛛絲馬跡,「苑裡掀海風」向我們分享,大英博物館收藏著一頂日治時期由苑裡生產的藺草帽,在裡面詳細記載著藺草編織的工法,現在看似不起眼的一頂草帽,背後卻是支撐起一個世代、一種文化,而我們要做的就是重塑我們這一個世代的認同感,有了認同感我們才能清楚地知道我們是誰,要去向何方。雖然現在藺草的產業已經大不如前了,但對台灣這片土地而言仍舊有不可抹滅的價值存在,因此「苑裡掀海風」近幾年不斷的透過策展、講座、小旅行等多元的方式,期待台灣藺草之美能夠再被人們看見、被珍藏。

 

      我們隨著當地青年組織「苑裡掀海風」走訪天下路老街,一窺藺草在苑裡小鎮上留下的風采。本文將繼續帶領讀者深入苑裡小鎮,走訪苑裡老市場、探查國寶級作曲家郭芝苑故居,更進一步了解苑裡小鎮的魅力。

 

  沿著天下路繼續前行,走向苑裡鎮上最繁華的一條街上,我們來到「苑裡公有零售市場」,107年9月的夜裡,一把無名火燒毀了苑裡公有零售市場,這個老市場一夕之間成為斷垣殘壁,這把無名火燒得市場裡的攤販們頓失據點,雖然實體的建物消失了,屬於苑裡人共同的記憶卻不曾抹去。

 

圖:被焚毀的苑裡公有零售市場,目前仍進行文資審議的流程中,僅能透過鐵絲圍籬遠遠看著。

 

  苑裡公有零售市場建於日治時期1909年,隨著日本政府推動現代市場的腳步而落成,是一座公有的室內市場,有著良好的排水系統、兼具採光及通風的大面積窗戶設計、二樓使用木作,如此現代化的市場設計,正好見證了台灣現代化歷程,也乘載了近百年來苑裡居民生活的日常。「苑裡掀海風」在返鄉之時,便著手調查老市場內的文史軌跡,並在107年的夏天號召有志一同的青年學子,辦理了「市場人生:田調策展工作坊」蒐羅市場內庶民文化之美、老攤販的職人精神,不管是魚丸店或是裁縫店,在他們眼裡都是值得被認真記錄下來的。就像所有社造夥伴一樣,都是從小地方開始,慢慢地讓更多故事被人們看見。「苑裡掀海風」說對市場的攤販、居民而言,更是一輩子生命裡面難得被「採訪」的經驗,看似平凡無奇的工作,卻也能夠成為展覽的元素,是這群小人物們一輩子難忘的回憶。而在正式展覽的時候,更有平常在市場擺攤的大哥、大姊,特別梳妝打扮出席,享受屬於他們的時刻!

 

  也幸虧有這些資源調查記錄,讓大火雖然燒毀了老市場,但這些珍貴的回憶還留在所有人的心中。而在火災後,「苑裡掀海風」也在市場旁邊擺起了臨時攤位,邀請所有人寫下對市場的回憶,他們說:「當下的感覺是非常痛苦的,感覺像是在舉辦這座老市場的喪禮。」他們也第一步挺進被焚毀的老市場內,由具有博物館背景的夥伴用典藏文物的方式召集攤販、志工共同整理市場內還殘留下來的物品,大夥們拿著小刷子、戴著口罩,小心翼翼地撿拾著這些物品,輕輕地刷去殘留在物品上的灰燼,靠著大夥的力量,整理出許多攤販的物品,並在苑裡的市場內借用了一個閒置的攤販,展出這些經大火淬鍊的物品,默默紀念著曾經繁華。

 

圖:經搶救過後的市場攤販文物,透過展覽讓我們得以一窺常民生活。

 

  每個小鄉鎮都有自己的市場,每一個市場都默默地乘載了無數貨物的往來,也讓許多居民在這裡互相交流,讓無數個家庭得以在這個小鎮中扎根,或許這些市場看似不起眼,或者雜亂不堪,但不妨讓我們也用另一個角度,細細端看每一個市場在地方上特殊性,或許我們也能夠像這群年輕人一樣,看見市場的美麗與獨一無二。

 

  沿著市場繼續前行,我們來到國寶級音樂大師郭芝苑的故居,很難想像在這樣的小鎮裡面,這麼不起眼的道路旁,竟然孕育出獲頒金曲獎終身貢獻獎的一代音樂大師。郭芝苑大師是台灣本土重要的音樂創作家,曾譜出《鯽仔魚要娶某》、《嬰仔睏》、《紅薔薇》等膾炙人口的台灣歌謠,一生獲頒無數榮譽,他的音樂來自土地的滋潤,多以他的母語─台語進行創作,內容多與台灣生活背景、人民情感或社會現象有關,傳唱一整個時代。現在,苑裡的夥伴們也結合教育,不定期結合音樂家於郭芝苑故居辦理藝文展覽或音樂表演,期待讓苑裡的小朋友以及居民們了解,苑裡雖然是一個小鎮,但卻也有著這樣豐沛的能量與藝文之美。

 

圖:郭芝苑故居內導覽。

 

  走訪苑裡小鎮,市民的街景看似平凡,卻透過「苑裡掀海風」的帶領,我們走入歷史的長廊,從藺草產業的興盛看見台灣現代化的縮影以及產業結構變遷、都市化的來臨;走訪市場,我們看見不僅是商業市場的繁榮,更是人情味如何透過一層一層的堆疊,讓一個世代的苑裡人濃得化不開;親臨郭芝苑故居,聽著郭芝苑大師的音樂,在管絃樂的滋潤下,我們感受到的不只是音樂,而是這片土地帶給人們滿滿的養分,能夠開創更多美好的事物。

 

  很慶幸有這麼一群青年,在地方上耕耘,除了透過辦理活動與社區互動外,他們更集資開了一間獨立書店「掀冊店」,舉辦文學講座、藝文展演外,更將在地的友善食材融入菜單中、開辦市集、舉行小旅行,透過更深度的扎根擾動,讓更多人能夠認識苑裡這片土地。而誰說旅行只能有一種模樣,透過小鎮青年們的帶領,我們得以蹲下來感受這片土地的心跳,而不再只是蜻蜓點水式,僅僅透過消費來認識這個地方。

 

  成為經典小鎮之前,小鎮裡面就有他獨一無二的風貌,成為經典小鎮之後,要做的努力還有更多,除了政府端的資源挹注外,更重要的是在地的參與,搭配整體的規劃,融入在地的聲音,讓經典小鎮能夠擦亮經典的招牌,展現他的風貌!

(文章截自文化部台灣社區通:https://communitytaiwan.moc.gov.tw/Item/Detail/成為經典小鎮之前:苗栗苑裡小鎮的深度旅行https://communitytaiwan.moc.gov.tw/Item/Detail/成為經典小鎮之前的那些故事:苗栗苑裡小鎮
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相同方式分享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苗栗 苑裡 苑裡掀海風 藺草

討論區